<span id="txdtf"><th id="txdtf"></th></span>

    <address id="txdtf"><form id="txdtf"></form></address>

      <sub id="txdtf"><listing id="txdtf"><menuitem id="txdtf"></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txdtf"></address>
      <span id="txdtf"></span><address id="txdtf"><nobr id="txdtf"><meter id="txdtf"></meter></nobr></address>

      新聞中心

      EEPW首頁 > 國際視野 > 編輯觀點 > 面對美國芯片管制新規 我們該如何理智應對

      面對美國芯片管制新規 我們該如何理智應對

      作者:時間:2022-10-21來源:EEPW收藏

      2022年10月7日,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BIS)公布了對于中國出口方面的管制新規聲明,這次的管制范圍主要涉及先進芯片及芯片制造設備領域,同時對未經核實清單管制措施進行更新。通知已經公布近兩周,各方針對此次新規的解讀和討論甚囂塵上,不過隨著10月20日A股半導體板塊的集體翻紅,似乎這一事件帶來的全行業陰霾逐漸開始散去。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tpagfe.com/article/202210/439373.htm

      我們還是要跟大家仔細解讀一下這部分聲明的細則,因為我們也發現很多人被過度解讀帶偏了節奏,似乎中國半導體產業就此將一蹶不振,或者是認為中國半導體產業脆弱得如一帆紙船,禁不起一點風浪。我們不妨理智看待這次新規的影響。


      理智看待新規的影響范圍

       

      首先,算力4800+和數據傳輸600Gbit/s同時滿足,能夠達到這兩個要求的,肯定都是近萬美元售價的芯片,這部分芯片在絕大部分應用中是不可能出現的,目前最大的影響是中國的AI相關應用訓練和高性能服務器的加速應用,但是目前國內暫時儲備的A100應該能短期應付幾個月的生產,而且目前大部分國內數據中心也利用國家東數西算工程這兩年得到很大程度的儲備,目前看最受影響的將是未來的高性能服務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而這也是美國主要打擊的目的。當然另一部分是AI應用特別是大規模AI訓練,這部分效率將大幅降低,但我們也不是沒有解決辦法,優化更好的算法,或者用更多資源投入訓練,都是可以暫時緩解問題的手段。

      第二條,對于超級計算機,在41,600立方英尺或者更小的體積內,FP64(雙精度)理論計算能力是在100 petaFLOPS(每秒千萬億次浮點運算)或者以上,FP32(單精度)在200 petaFLOPS或者以上浮點算力的超級計算機,被定義為對中國管控的相關計算機。這部分,對中國未來的超級計算機升級肯定是會產生極大影響(還是因為第一條),不過好處是,我國現在超算基本都是自己研發為主(海量arm架構內核+,會受管制),并不需要整機進口,所以這個影響似乎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大。

      第三部分,針對在中國工作的美籍半導體從業者,新規禁止從業的要求也比較高,主要是針對廠的,一個是16nm及以下的FINFET和GAAFET工藝,一個是128層以上NAND存儲,除了這兩個條件之外的,大部分并不在受限范圍內,也就是所有其他在中國的美籍人員依然可以在中國為中國企業工作(禁令一直不包括非中國企業的員工)。另外就是針對美國半導體設備企業(應用材料,Lam和KLA三家為主,目前ASML并沒有被禁止)不允許給符合上面兩個條件的中國企業供貨,目前確定肯定受影響的國內半導體廠也就一家晶圓廠和兩個存儲器廠。當然設備禁令暫時不包括外資在國內的工廠(可以單獨申請繼續供貨和技術支持),目前僅有幾家這類工廠需要申請,比如三星西安廠,美光西安廠,以及海力士無錫廠,反倒是tsmc的幾個工廠還沒進到16nm。但是這個新規的影響是國內制造廠的工藝發展會受到很大限制,而另一個是,外資工廠在國內以后將很難繼續擴充產能和工藝前進,因為單獨找美國審批并不容易(雖然三星海力士都已經宣布申請成功)。

       

      理性看待如何夾縫求生

       

      那么我們該如何應對美國帶來的供應鏈格局變化呢?筆者認為我們沒必要為此恐慌或者就此跟美國半導體一刀兩斷。畢竟,目前半導體整個產業的體系都是美國主導的,我們不可能短期內脫離這個體系,否則將會影響我們超過14萬億產值的電子信息產業的根基。根據韓國電子信息通信產業振興院發布的《全球電子產業主要國家生產動向分析報告》,2019年,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韓國口徑)產值高達7172.66億美元,排名世界第一,世界份額占比37.2%,幾乎是第二三四五名(美韓日德)的總和。這點跟30年前日本輸掉時,自身只占全球電子信息產業不到15%的情況是完全不同的。借助如此強大的產業優勢,我們在短期內將繼續保持世界電子制造中心的地位,作為最高曾經占全球半導體年銷售量49%的中國市場,充分利用我們現有的產業優勢,反而有機會在半導體產業方面用市場換技術。

       

      從中國半導體發展的歷程來看,2000年之前,中國半導體產業主要是自己發展為主,應用層面主要集中在軍用、信息安全和航空航天方面,而在商業和消費端的國產半導體產品幾乎為零。如果看中國商用和消費端半導體的芯片公司發展史,那些從美國歸來的產業高端人才和外資企業鍛煉出來的國內優質人才,都是看中了中國龐大的電子信息產業市場才會投身到中國半導體產業中來,并最終創立了一系列中國半導體企業,引領中國半導體市場走到如今這樣一個世界前三產值的成就。

       

      當然,正是因為看到中國有龐大的電子信息市場和幾乎覆蓋完全的半導體產業鏈,美國才會如此出手強行打壓中國半導體產業。過去5年來,中美之間的貿易糾紛逐漸向半導體領域一步步傾斜,半導體儼然成為美國壓制中國高新技術企業的最佳武器。以華為海思為例,一家曾經短暫殺入全球十大半導體公司(不含TSMC)的企業,因為美國的一系列管制,直接滑落到全球20名之外,而同時間高通在中國市場的營收暴增50%+。這背后,就展示了美國在半導體技術領域的恐怖統治力。舉個簡單的例子,筆者曾經和同事談及處理器的技術受管制可能性。按照美國隊華為的管控要求(含有25%以上美國技術的各類工具和生產線,都不能為華為提供服務),那么目前你能想到的所有處理器架構中,只有一個arm V9是符合法律層面的技術比例要求的(2021年初,Arm確定其v9架構不受美國出口管理條例(EAR)的約束,即來自美國的技術占比低于25%),但從這一細分產品領域就能感受到,目前整個半導體產業中能夠脫離美國技術體系管控的鳳毛麟角。

      圖片.png

      從未來的發展來看,美國已經開啟了的第一槍,未來只可能更嚴格的對中國半導體產業進行打擊和限制。不過,中國也許是全球唯一一個能夠在美國技術霸權控制下另辟蹊徑的國家了,但是這一步走得將會異常艱難,因為這等同于要從制造開始,重新建立一個新的半導體產業鏈技術體系結構,而這一步美國用了近30年才初見雛形,我們現在要至少8成以上的技術繞過現有成熟技術體系,難度比起從零開始還要復雜數倍。

       

      當然我們也不能盲目樂觀,將半導體突破封鎖和兩彈一星做類比。因為半導體并不僅僅是做出來就是成功,制造要確保良率和工藝穩定度,芯片最重要的是要保證成本和功耗與性能三方面的平衡,同時還要重新定義各類完整的軟件體系結構。否則我們制造出來的芯片也只能作為樣機,而不可能走入全球半導體市場參與到全球的競爭中。

       

      這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這不是美國第一次發動,就如同現在美國和歐盟特別是德國之間的制造業競爭一樣,美國也多次拿出芯片作為武器,壓制其他國家對美國產業產生的威脅。比如50年前以消費帶動半導體發展,成功在電子管和晶體管之間的技術較量中領先蘇聯,最后實現電子產業全面壓制;再比如35年前美國半導體產業被日本超越后,祭出貨幣政策和開放SoC架構對抗ASIC專用芯片,實現對日本半導體產業的全面反超;還比如,美國利用自身在3G產業鏈方面的技術優勢和資本的力量,一步步瓦解了歐洲系統廠商半導體部門的威脅。因此,這次中國面對美國的芯片戰爭,雖然其他國家和地區不會直接參與其中,但我相信很多產業人士都會保持觀望,希望能有人站出來降低美國在半導體產業的壟斷優勢,重新回到百家爭鳴的良性競爭局面。

      圖片.png

      這次美國出現之后,筆者也跟中國臺灣一些同行深入溝通了一些觀點,雖然中國臺灣并不在目前管制范圍內,但臺灣很多從業者對此次新規的態度讓筆者也看到他們理性的一面。拋開某個高管幾乎都為美籍的領軍企業外,包括力積電董事長黃崇仁、鈺創董事長盧超群等出席TSIA年會時指出,這次將對所有產業都產生影響,中國臺灣業者應加強研發因應。

      針對美國擴大對中國大陸半導體產業管制范圍,黃崇仁表示,中國臺灣半導體產業的確會受到影響,就廠商的立場就是希望能夠維持穩定,在當前情況下,臺灣半導體產業應發揮自己的長處,維持競爭力及供應鏈的穩定,同時也要提高研發能量才能因應市場變動。

      對于市場景氣前景,黃崇仁表示,景氣差不是只有半導體產業,理論上疫情逐步緩和后市場需求會轉好,但現在全球通膨嚴重,各國升息及強勢美元、俄烏戰爭導致能源問題等,明年景氣的確不太好。

      盧超群表示,美國擴大對中國大陸半導體產業管制,對全球經濟都會造成影響,而且包括中國臺灣、日本、韓國、中國大陸等亞太地區的每個產業都會受影響,其中,人工智能及高效能運算相關領域受到沖擊會較大。

      盧超群表示,中國臺灣半導體產業已經過多次的景氣循環,中國臺灣業者早已身經百戰,但仍要做好防范,要把危機變成轉機,每個產業及企業都應該以各自狀況尋求因應之道,建議中國臺灣業者應該更積極投入研發,開發新產品,才能在景氣回升時搶得復蘇先機。

      某位筆者同行(2007年喊出中美芯片戰爭口號的那位)在連線時直言,此次美國禁令是比之前都要過分的挑釁行為,美國希望在兩個他們感覺到嚴重威脅的領域(AI和大數據)對中國產業進行釜底抽薪,但有一點需要美國自己反思,中國市場不是日本也不是歐洲,完備的產業鏈結構很可能會讓中國不得不找到自己新的解決辦法來彌補在高端芯片方面的不足。更可能的是,讓中國在更多芯片領域謹慎考慮美國芯片的采購比例,那就給歐洲、日本、韓國甚至中國臺灣的企業更多進入中國制造電子產品的機會,這對美國來說可能是比單純兩個領域失去領先優勢更為致命的打擊。



      評論


      相關推薦

      技術專區

      關閉
      国产aV无码片毛片一级韩国

        <span id="txdtf"><th id="txdtf"></th></span>

        <address id="txdtf"><form id="txdtf"></form></address>

          <sub id="txdtf"><listing id="txdtf"><menuitem id="txdtf"></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txdtf"></address>
          <span id="txdtf"></span><address id="txdtf"><nobr id="txdtf"><meter id="txdtf"></meter></nobr></address>